今天店裡來了一個女生,身材嬌小,綁著馬尾,重點是,她是中國人。這個中國人跟店裡工作的其他中國人不大一樣,她很幹練,但是是那種精明到讓人覺得不舒服的幹練。舉例來說好了,她會用那種「你怎麼會不知道」的口氣來糾正妳;她也是個求效率的人,不過一但其他人沒有達到她要的效率她就會開始酸人跟責備對方,彷彿她是 Mrs. Right 一樣,最後等到別人問他說你是不是做很久了時,她就會睜著眼笑著說我今天第一天來,對啊,第一批訓練出來的在別間店做半年,這邊第一天到。
 
  會把這個當開頭一方面是因為想要發洩一下,另一方面最近的生活真的就是打工居多,所以沒啥好更新的,只好用放大鏡看一下這瑣碎的事情。身為不是太負責任的前前前前任經濟系系學會會長以及擔任兩次總召的經驗後,我就默默地抽離自己看著這一切(大概就是邊被她念然後邊用假想的自己看我們兩個人的相對位置還有自己的感覺,有點玄但是很有趣),我在想,一個人能夠這樣直接地責備對方並且毫無疑問地指出對方的錯誤到底需要多少勇氣,然後可以不用在意承擔別人的想法、眼光還有任何可能有的攻擊性回應,所以雖然不爽歸不爽,某一部分的我還是覺得這個女孩很有膽子。
 
  下午的 Creative Thinking 老師給我們玩一個找圖片的遊戲,他給我們一人一張圖片,裡面藏了很多不一樣的東西,要大家靠著觀察力跟想像力把東西找出來,例如說有叉子、迴力鏢、老鷹頭等等,結果最後答案揭曉時真的是讓人大吃一驚,有些東西就這樣被老師一指就躍然紙上,但找了十分鐘都沒有找到,老師說這個可以把他看成拿近看跟拿遠看的學習,檢視一個東西時除了放在眼前仔細觀察,放遠點看整體局面也是很重要;另外一個遊戲則是給每一組約莫三十張紙卡,規則則是在十分鐘之內利用每張紙卡的「名稱」來接成一個「CHAIN」,老師一喊開始大家就開始幫每張紙卡的圖案命名,然後結尾 e 的紙卡後面一張就是要接開頭 e 紙卡,經過無數次的反覆排列過後,十分鐘過去,全班只有一組完成而已。後來老師並沒有仔細檢查,而是開始問同學們怎麼做以及怎麼把這些卡命名,結果完成的那組每張紙卡的命名都很特別,例如說一朵玫瑰花的紙卡他們會把它命名為「紅色的薔薇」類似的名字,讓前後可以配得起來,諸如此類的創意在每一組都看到了,包括「眼睛」不叫眼睛而叫做「Ma Jyu」(台語發音)。活動結束前老師分享他看過最短的紀錄是一分鐘半左右完成,除了用到上述的方法之外,前面規則提到的「CHAIN」也沒有規定說必須是要一整條,可以有所分歧或者是其他的排列方式。這個遊戲真的讓我大開眼界,原來創意思考還真的是有方法可以學習參考的!
 
  晚上回家難得沒排活動,煮個飯彈個吉他,享受跟自己相處的時光,然後雙腳止不住地痠痛 ….

    全站熱搜

    Hak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